『敏』我一向是這麼稱呼妳

小時候從我開始有印象以來,姊的言行舉止就是我們弟妹學習的榜樣,妳個性活潑開朗樂於交朋友,一生中交到許多好朋友,並且還介紹給我們認識。老爹是一位公職人員獨力撫養我們一家九口,經濟條件並不是很充裕,身為大姊的妳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在讀大學期間半工半讀,畢業後更身兼三職白天在印刷廠工作,下班後趕到光華高職教英文,下課後再趕到報社當校對,不眠不休將辛苦所得的薪俸全數交由母親統籌應用,讓我們弟妹得以順利完成學業,妳無怨無悔的付出實在非常偉大。我畢業後經過姊的鼓勵也考上同一家報社上班,成為同事。當時仍處戒嚴時期,校對工作相當重要敏感,稍不留神可能惹來共諜罪名。例如”中央社”新聞將它誤校為”中共社”,如此警總馬上就會派人將你帶走做一連串的偵審,查明是否為共諜?姊以她的專業知識告訴我做事要”專注細心”,以及那些字體容易誤校,經妳無私的指導,我的工作能力馬上受到上司的賞識,一些重要的新聞稿就指定由我專門負責,這對剛踏入社會的我是一種鼓舞、一項肯定,也是我日後在轉換職場跑道中始終抱持的態度。是良師也是益友。

姊於1991年發現乳癌,經治療後恢復健康,追蹤結果未再發現癌細胞。姊嫁為人妻成為人母,兩個兒子本立、本正在姊用心栽培下,如今都已學有所成,本應享受天倫之樂,無奈老天捉弄人,2009年發現癌細胞移轉,一般人會請個假到醫院治療,但姊為了不影響工作以及增加同事的負擔,都是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到醫院作化療,下午再趕回上班,從不請假,如此敬業態度令人起敬;化療後身體是最虛弱的時刻,妳也從不找人作陪,一個人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工作崗位,想到就令人鼻酸。但姊還是很樂天,直說〝這沒甚麼,要我們不用替她擔心,她已習慣了,休息一下就好〞,而且她還要跟孫子大大一塊成長、陪他玩、帶他上學……快樂在一起!這些話言猶在耳,慟!!

這個月12月1日姊住到醫院作化療,但身體太虛不適合,醫生建議等元氣恢復後再作,此時癌細胞已在肝臟及骨髓發作,身體病痛一天天加劇,姊還是咬緊牙關很堅強的與癌細胞對抗,所有至親都來替她加油打氣。到了12月14日姊終於撐不住了,一向堅強的妳此時眼角噙著淚,一一與我們話別,只怪自己福分太薄無法再與大家續緣。

12月23日清晨6點接到本立電話說姊已在5點59分很安詳的走了,我們非常不捨,想到她一生都在跟病魔對抗,過程非常辛苦,如今永生了,遠離病痛,也替姊感到高興,在”主”的關愛下做個快樂的天使,在天國要保佑中柱、本立、嘉卿、大大、本正以及你所關心的人,平平安安順順利利。

姊!我珍惜我們將近60年的姊弟緣,對於妳的家人我一樣會照顧他們,給他們力量。姊!請不要牽掛,無憂無慮的走吧!時間到了我們還是會再見面的。

妳的弟弟 斯穎

創作者介紹

Sundy Lin的部落格

Sund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