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記得9/21的那天晚上,本來以為媽媽進入加護病房後,從探視中觀察媽媽的情況漸趨穩定,因此在那天晚上,就和本正決定趕快騎機車回家洗個澡,拿些生活必需品後,再馬上趕到醫院,繼續再加護病房外守候,沒想到車子才騎到中港、美村路口,就接到爸爸匆忙打來的電話,說急診室的護士打好幾通電話,都找不到我們,媽媽現在情況病危,需要我們立即回醫院作決定,是否需要對媽媽施以急救。

    我和本正立即在紅綠燈前,掉頭回轉,一路上闖過所有的紅燈,嘴中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明明晚上探視的時候還是好好的,怎麼又要急救了呢?

    回到醫院的加護病房,她們對我說明,媽媽因血氧濃度持續降低,二氧化碳濃度升高,若不作插管,隨時有昏迷休克的可能,問我和本正的意見,是否要作插管治療,說實話在那當下,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插管,只知道若不馬上幫媽媽插管,媽媽馬上會因為呼吸衰竭,撐不過去,因此經詢問媽媽意願後,進行插管治療。

    後來等插管已經作完,再回到加護病房看到媽媽時,才發現天阿!插管竟是那麼不舒服,那麼粗魯的一種醫療行為,我看到媽媽受這種苦,心裡真的好難受、好難受,卻又無能為力,擔心幫媽媽作這個插管的決定,到底是幫她還是害她呢。

    之後每當我再經過中港、美村路口時,都會想到9/21當晚,臨時被通知媽媽病危,我卻不在媽媽身邊陪伴她的感覺,這就像是個惡夢,只要經過,就會不自覺的掉入這個噩夢中。


Be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dy Lin 的頭像
Sundy Lin

Sundy Lin的部落格

Sund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