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這次住院給我的感覺,與上次9/21進急診、轉加護病房,有很大的不一樣。還記得九月那次住院,雖然在9/21當天,因為突如其來急診室醫師告知媽媽的病危,讓我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也讓我在打電話通知每一位親戚時,都會忍不住崩潰痛哭,但是那一次,媽媽的狀況是從急診室宣判病危,到轉入加護病房觀察,最後回到普通病房後休養出院,基本上我能看得到狀況是逐漸好轉,因此那時還有心情,可以每天將媽媽的情況,以簡訊的方式,發送給所有親朋好友,讓他們了解媽媽的情況。

    但是這次我真的很害怕,因為看到媽媽的情況,是一天天的走下坡,雖然每當媽媽因為各式痛楚在哀嚎時,我都安慰她忍一忍,只要撐過去,就會像上次一樣快快樂樂的出院,但我心裡面知道,這只是在安慰她。我突然覺得我好無助,沒有辦法幫到媽媽什麼,只能用說謊安慰的方式,希望能減輕她一點點的痛苦,我這時,真的沒有辦法再像上次一樣,天天透過簡訊,或是電話的方式,分享媽媽復原的清況,面對媽媽每天的痛楚,我真的不知道該對眾親友們怎麼解釋。

    但是大家卻一方面關心媽媽,一方面又無從得知媽媽的近況,因此每天都有好多通電話,每接一次,都是一次殘忍的考驗,在考驗我如何能找出媽媽樂觀的情況,告訴親友們,讓她們安心,也考驗我如何能忍住瀕臨潰堤的情緒,不在電話中崩潰。到最後,索性所有電話都不接了,很任性也很自私的逃避,這才發現,一個單純的手機鈴響或震動,對我而言卻是那麼的難以承受。


Be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dy Lin 的頭像
Sundy Lin

Sundy Lin的部落格

Sund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