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媽媽12/1住院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禮拜,狀況雖然有起伏時好時壞,但是整體來說是每下愈況。每每到了危急的時候,就會開始考慮要不要急救的問題。要不要急救這個問題,從一開始的絕不放棄急救到底,到現在已經開始有點動搖,因為這段日子不斷看到媽媽與死神搏鬥,用他瘦弱的身軀承受超乎想像的痛苦。我也不是沒有設身處地以媽媽的角度來看這個人生的難題,如果是我,我想就這麼算了,就讓我沒有感覺的走,但是,這是我的母親,我如何可以做出令人撕心的決定,放棄急救,就是等於提早宣判死刑。但目睹媽媽痛到想自我了斷卻又無力執行苦苦哀求我們幫她了結的時候,我真的認為,急救,可能是宣判比死刑更難承受的凌遲酷刑,而且在各項數據都表示狀況不可能再好時,更加深了我的意念,更遑論化療了,對媽媽來講,又是多了一種痛苦。

James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dy Lin 的頭像
Sundy Lin

Sundy Lin的部落格

Sundy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